今天是:
站内检索
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会员天地 > 文苑采撷

“书香国土”读书征文获奖作品选登——敬慕“笔杆子”
来源:江苏省土地学会    时间:2018-11-19    浏览次数:

 

  “笔杆子”是人们对机关文秘工作人员的一种敬称。敬慕“笔杆子”,并不是因为我被称为“笔杆子”才敬重,才敬慕,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从事文秘工作的同志才能体会。
被称“笔杆子”易,做好“笔杆子”更难。在机关,能真正成为“笔杆子”的,一定是机关最能“写”的,是领导最为倚重的,也是同事们所敬慕的。因此,“笔杆子”又被称为“稀缺性人才”、“不可或缺性人才”。那些认为文秘人员就是起草起草文件、写写领导讲话稿的人,是被“以文件传达的文件、以会议贯彻会议”的现象所误导了。若仅此而已,他就算不上是一个合格的文秘工作者,更谈不上什么“笔杆子”了。
大凡“笔杆子”,给人的第一反映就是那些“科班出身”或者天生头脑灵活、思维敏捷的人。经历告诉我,只要你有目标、够勤奋、肯吃苦、能坚持,哪怕“半路出家”,一样可以成为“笔杆子”。我有幸被称为“笔杆子”,这既是对我的肯定和褒奖,更是对我的重托和期待。其实,我离理想中的“笔杆子”还是有不少距离的,所以“半路出家”的我把每次“笔杆子”的称呼都作为“负重”前行的动力,学习着,努力着,奉献着。
在别人看来,我是一个上进心很强的人,其实我的上进心远比上我的虚荣心。记得我77年刚上初中时,我的一篇作文被老师拿到初二年级去传阅,当时我就有了做一名作家的梦想,后来我也是向这个方面努力的,可以自豪地说,在初中阶段我的作文是“一枝独秀”,常在《作文周刊》、《作文月刊》上发表。也由于一直偏重于语文课的学习,其他科目成了“短腿”,那时初中是两年制,我只想考个中专,早点吃上“皇粮”,可读了五年也没有跨入中专校门槛。后来,又因家庭条件所限在城里的高中也没能读完就回到了原点农村。此后五年间,我在农村种田、摆地难、卖蔬菜,做油漆工、木匠,后来又做了一名小学临时代课教师。
在那个“有钱就有势,无钱就种地”的年代,唯有读书学习,拿个文凭,才能找份工作,实现“黄粮”美梦。为此,看书读报成了我那时唯一爱好,借书看,借报读,白天没空,晚上点着油灯、蜡烛看,借着月光看,藏在被窝里看。那时正逢“办班风”盛行,我陆续参加了一些文学创作、通讯报道培训班、函授班。87年,我有幸成了《电影评价》电影评论创作专业培训班的试听生,第一次与作家、教授、编导们面对面,听他们谈古论今、说文解字,这本是我好好读书学习的最好机会,但“括风”、“闹潮”的大环境让你无所适从。说实话,我不追“风”、不跟“潮”,但风大潮涌不由你。尽管如此,两年大专,我还是读了不少古今中外的书,有文学的,有艺术的,虽然学的不深不透,但也算拓宽了知识面。其实,这些与现在从事的机关公文写作似乎没有丁点儿关系,也许这是潜移默化的。后来这个专业班成为省电大的一个专业,89年毕业时我顺利到拿了电大毕业证书,由于缺少一张教授所说的“关系学”文凭,毕业一年也没有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。90年底,正逢全市开展农村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登记发证工作,村干部不愿意,就把我叫去了,半年左右时间,这项工作结束了,因我工作认真细致并是唯一有文凭的,在60多人中我作为临时工被留下来,后来入了编,成为一名国土人。
在同事看来,我是一个有目标有追求的人,在一无背景、二无金钱的情况下,我靠自己的勤奋学习和扎实工作,很快成了乡镇所和区局的业务骨干。由于我平时爱写写通讯报道,又因我写有一手好字,时不时被乡镇党政办抽去抄抄文稿,后来调来一名年轻的党委书记,对党政办的文字材料不是很满意,秘书让我帮助动动脑筋,并让我执笔为书记半年总结写个讲稿。说实话,当时“压力山大”,搜肠刮肚、苦思冥想、收集资料、学习借鉴,整整用了三天两夜时间,才完成了一万字左右的讲话初稿。没想到一个初稿竟得到了镇党委书记的高度赞赏,很快我取代了文书的位置,成了兼职文书,秘书提拔后,我又成了代理秘书,“笔杆子”在乡镇就这样传开了。在乡镇党政办一“写”就是六个年头,后来又从乡镇借用到区委组织部,机关复杂的人际关系,自己不善言谈的性格,再加上借用的身份,“进入组织部,一年一大步”的好事并没有落到我的头上。2000年后我又到了原点乡镇土管所,再后来陆续被区局、市局重大学习活动时抽用。
有人说我是“借货”,也有人说我是“贱货”,我想兼而有之吧。我在92年乡镇土管所定编后,就一直在外借用,一借就是10年,人家是“十年磨一剑,一朝试锋芒”,我却是“一朝露锋芒,十年谋一借”,其中的辛酸苦辣只有被长期借用的人才知道,这里要省略远不止一万字。借用这么多年有人问我后悔过,说实话,我真的后悔过,那时儿子刚刚出生不久,后来上幼儿园、上小学、上初中,这都是老婆一个人操劳着,非常不容易,所以这是我最愧疚她的。或许就因为我的久“借”不烦,破例从乡镇调到了市局机关。
在我们这个只有1600人的系统中,还真有不少“笔杆子”,我只是其中的一个。在过去10年间,我每年完成各类文稿50万字左右,如果按工作日计算,每天2000字左右,说多不多,说少也不少,所谓“笔杆子”就是在这“多与少”中千锤百炼“炼”出来的。尽管每个人的经历、阅历、学历和能力各有不同,但谁都不会随随便便成功。文秘人员都知道,能在工作日特别是白天能完成的文稿,一般只是日常的一般公文而已,而工作报告、领导讲话、典型发言、总结汇报等几乎都是在夜深人静时完成的。挑灯夜战是家常便饭,熬过多少个不眠之夜谁也记不清,一篇要求较高的文稿,会让你长时间殚精竭虑,茶饭不思,满脑子都是文章的事,就连走路、吃饭、睡觉都在思考这一段怎么写,那一块怎么说,这一句如何表述,那一段如何调整,就这样让不少人自觉不自觉地成了“大烟鬼子”、“大茶杠子”,肩肘炎、颈椎病、腰间盘、“少白头”、“老花眼”更难以避免。记得过40岁生日那天早上,我蹲在地摊上挑蔬菜,卖菜的看我挑来挑去,说道:“老爹爹,我只卖统货,不能挑选”,我抬头一看,是一名60岁左右的菜农,让我气不打一处来,看他略带斑白的头发,我无语了,谁让我40就白发与黑发争地了呢?
现在,机关里年轻人多了,但写文章的人却少了,他们知晓写文章是个苦差事、脑力活,劳心劳神。特别是现在领导学识水平普遍较高,脱稿讲话的多了,而写好脱稿的“稿”比过去“照本宣科”的“稿”更难了,有畏惧心理。其实,我们不应有这么多顾虑,现在年轻的同志都有较高的知识水平,较强的接受能力,较好的工作环境。过去,一字一句一标点都要用笔一字一字写出来,错了一字半句要重抄;现在,一字一词一句子手在键盘上敲几下就成了,错了多少随便改;过去找个资料跑上跑下,现在找个资料百度一下。用不得经常挑灯夜战,更无惧这病那病的。只要我们有目标、够勤奋、肯吃苦、能坚持,我们都会成为领导倚重、大家敬重的“笔杆子”。
我敬慕“笔杆子”,他们特别能刻苦,特别能战斗,特别能坚持,特别能奉献。过去,“笔杆子”被称为“刀笔吏”,也比作“枪杆子”,在意识形态工作越来越被重视的今天,“笔杆子”们既任重道远,又大有可为!
   
作者:盐城市国土资源学会  王立东
地址:南京市建邺区水西门大街58号
电话:025-86599830、86599831、86599832 传真:025-86599831 E-mail:jstdxh@163.com
开户行:中国光大银行南京分行营业部 账 号:087649120100330003966
备案序号: 苏ICP备10021154号